贝利桑湖谋杀案

编辑:指甲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21 14:43:39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1969年9月27日,星期六,在纳巴郡安格温市的太平洋联合大学就读,年仅22岁的女生西西莉亚· ·安·雪柏(Cecelia· Ann ·Shepard)准备在当年的十月份转到位于加利福尼亚洲河滨市的加利福尼亚大学学习音乐。
中文名
贝利桑湖谋杀案
时    间
1969年9月27日
地    点
太平洋联合大学
受害人
西西莉亚· ·安·雪柏

贝利桑湖谋杀案事件概述

编辑
这天清晨,与她同在太平洋联合大学就读的男朋友,20岁的法律预科班学生布莱恩·凯尔文·哈特奈尔(Bryan· Calvin· Hartnell)前来帮助她收拾行李。收拾完行李之后,两人在学校闲逛了一阵。午饭后,两人相约一起出去游玩,他们原本计划驾车去旧金山,但是在路上耽搁了一些时间。于是,布莱恩提议不去旧金山,去贝利桑湖游玩。 下午四点的时候,布莱恩驾车带着西西莉亚来到了靠近贝利桑湖的马路边。他们俩下了车,朝着两颗高大繁茂的橡树,步行了约四分之一英里,在湖西岸近旁的一个半岛上,这对年轻人找了一处可用于野餐的阴凉空地,铺开了毯子,相互依偎着度过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这里距离马路510码。
傍晚时,西西莉亚瞥到远处有一个粗壮的身影朝他们走来。当时布莱恩在毯子上仰卧着,而他的头部正朝着那个身影,西西莉亚则俯卧着头枕着布莱恩的肩膀,面朝着岸边。她看到:一个巨大的身影正缓缓地穿过一片狭窄而布满岩石的空地,离他们越来越近。突然,微风扬起的一阵尘埃钻进了西西莉亚的眼睛,当她再次抬起头时,那个身影已经看不见了。但是,西西莉亚仍然感觉那个身影近在咫尺,她提醒布莱恩有人在跟踪他们,而且这个人似乎就躲藏在附近。

贝利桑湖谋杀案大事件一

编辑
根据布莱恩事后对案件过程的回忆,案件的发展经过应该是这样的:
布莱恩和西西莉亚当时躺在两棵大橡树中较大的一棵下面,忽然从另外一棵橡树后面走出一个身材粗壮的男人,距离他们仅有20英尺,并且朝着他们一直走来。这个陌生男人头上戴着一个乌黑的头罩,头罩顶部是正方形,四角支出,像一个方方正正的纸袋,但是在眼睛和嘴巴处都留有缝隙,从缝隙处可以看见这个陌生男人还戴着一幅夹式眼睛。这个无袖头罩遮住了陌生男人的双肩,几乎垂到腰际,头罩顶部平整,边缘有缝线。他的前胸和后背各罩着一块布,胸前的布块类似围裙,上面有一个醒目的白色标记,是一个圈,上面画着3*3英寸大小的十字,十字的笔画顶端突出在圆圈之外。
这个陌生男人身上穿着一件轻便的蓝黑色风衣,里面是一件红黑色的羊毛衫,衣服袖口收得很紧。他的下身穿着一条宽松的打褶裤,式样很旧,裤脚稍稍卷起塞进脚上穿的军用短靴里。在他的身体左侧的皮带上挂着一把至少一英尺的刺刀,刀柄由硬木制成,上面饰有两枚铜铆钉,刀柄外面还裹着一英寸宽的外科手术用的白色纱布,整把刀插在一个木质的刀鞘之中。右侧腰际别着一个打开着的简易手枪皮套,腰带上还挂着一些长短各异的白色空心晾衣绳。双手戴着黑色手套,右手一直朝前伸着,手里拿着一把蓝色钢制半自动手枪。
当这个粗壮男人巨大的声音矗立在两个年轻人面前时,这两个年轻人依旧躺在毯子上。但是,这个男人并没有立即攻击两个年轻人,而是同他们进行交谈。这个陌生男人说:“我刚刚从蒙大拿的监狱里逃出来,那里面的滋味可真不好受,警察总是在不停地审问我,让我交待一些事情,问我一些谋杀案是不是我干的,我烦透了,所以我就杀了一个狱警,还偷了辆车逃跑了。现在,我需要你们的车和一些钱去墨西哥避难,赶紧乖乖地把你们的车钥匙和钱包交出来,否则我就杀了你们!”说话的声音异常冷静,不高不低,始终保持在一个声调上。
这个陌生男人说话的时候,手里的枪一直对着布莱恩和西西莉亚。他们很害怕。他们一直小心翼翼地回答祖迪亚克的问话,努力不去激怒他。谈话持续了将近半个小时。布莱恩和西西莉亚以为只是一般的抢劫,他们想通过采取合作的态度可以让这个陌生男人只拿走他们的车钥匙和钱包,而不去伤害她们。
在谈话结束后,这个陌生男人先是命令布莱恩趴下,然后解下腰带上挂着的晾衣绳扔给西西莉亚,命令捆上布莱恩。 西西莉亚被迫将绳子绕过布莱恩的手脚并且打了几个很松的结。等西西莉亚捆好后,那个粗壮的男人又用同样的方式把西西莉亚捆了起来。当触碰到女孩的身体时,他的双手开始颤抖,但他还是把绳子系得死死的。接着他发现布莱恩手脚上的绳结很松,于是又加倍把它们系紧了。
突然,这个陌生男人以低沉而又沙哑的声音对手脚被缚住的两个年轻人说:“现在,我要拿刀捅你们!”说完,他从刀鞘里拔出那把有曲头钉装饰的尖刀,毫不手软地向他们刺去。布莱恩身中6刀,而西西莉亚则被刺了24刀。之后,这个粗壮的男人将钱和钥匙扔在被害人身旁的地毯上,缓慢地离开了现场,很快就消失在无尽的暮色之中。布莱恩和西西莉亚尽管身受重伤,但是仍然保持着清醒的意识。布莱恩先是用牙齿解开了捆绑着西西莉亚的绳索,之后西西莉亚用手为布莱恩松了绑。相互帮助松了绑之后,两人大声开始呼救,布莱恩还曾爬到马路边求救。公路巡逻员发现了他们,并对他们进行了救助。由于在贝利桑湖区没有医院,直到被发现后两个小时,布莱恩和西西莉亚才被送到医院进行救治。
当天晚上7点13分,该案被纳巴郡治安官办公室记录在案。
当天晚上7点40分,纳巴郡警察局接到了一个神秘电话,一个自称是杀人凶手的人向警察局报告了这起谋杀案。
当纳巴郡治安官办公室的警探来到案发现场进行调查时,发现被害人驾驶的那辆白色大众汽车的车门上被人用黑色标签笔画了一个圆圈圈,里面画着一个十字,十字的笔画顶端突出在圆圈之外,又写上了如下文字和数字:
瓦列霍
68-12-20
69-7-4
1969-9-27-6:30
用刀
1969年9月29日下午3点45分,西西莉亚·安·雪柏由于后背、胸部、腹部的多处刺伤,不幸去世。而布莱恩·凯尔文·哈特奈尔则侥幸保住了生命。

贝利桑湖谋杀案大事件二

编辑
第四起:华盛顿——彻立大街谋杀案
根据官方事后对案件过程的还原,案件的发展经过应该是这样的:1969年10月11日,星期六,晚上9点55分,29岁的出租车司机保罗.李.史坦恩(Paul·Lee·Stine)开着一辆黄色的出租车在旧金山市区内的大街上行驶着,经过派恩克莱斯特餐馆时,一个身材粗壮的男子从一个有条纹的遮阳篷下走出来,示意他停车,保罗将出租车停了下来。
这名陌生男子上车,在出租车的后座上坐下来,说了一个地址,就在普西迪高地住宅区那里。 保罗将这个地址录入了行程记录器,并打开了计价器。出租车开始向男子指定的位置开去,但是出租车快开到目的地——华盛顿大街与枫树街的交叉口时,这名男子却倾身向前,对司机说“再开过去一个街区。”
当出租车开到了华盛顿大街与彻立街的交叉口时,这名身材粗壮的男子突然把一支枪的枪口紧紧贴在保罗右耳前方的脸颊上,并扣动了扳机,开了火。保罗头部中枪,当场死亡。
杀死保罗后,这名陌生男子打开出租车的后门,又从右侧前门进到车里,他抓住保罗的头,置于自己的两腿之间,同时掏出了保罗的钱包,并从他的衬衫上扯下一块布来。这名陌生男子用这块布对出租车的驾驶座车门、门把手、车外的后视镜、左侧的乘客座车门以及仪表板的周围进行了仔细的擦拭。在擦拭仪表盘的过程中,他将右手撑在了前后车窗之间的窗棱上。擦拭完毕后,这名男子关上了车门,离开了出租车,沿着彻立街向北面的普西迪地区走去。(事后,警方在勘察现场时,在保罗的出租车上发现了三枚血指印
住在街对面的一栋楼房里的三名孩子目击了他的行为。9点58分,三名孩子打电话向警讯中心报警。但是,接线员在做记录的时候,误把犯罪嫌疑人记成了一名成年的黑人男子,而这名犯罪嫌疑人实际是一名白人男子。
当天晚上10点,华盛顿大街与彻立街附近的一辆警务巡逻车开往犯罪现场时,两名巡警曾经发现了一名成年的白人男子正朝着普西迪地区缓慢行走着。但是这两名巡警被接线员的错误信息所误导,误认为他们应该去寻找一名可疑的黑人男子。于是,他们喊来了这名陌生的白人男子,问他在一分钟以前是否发现了什么异常情况。这名身材粗壮的男子回答说:他看见一个人挥舞着手枪沿着华盛顿街朝东边跑去了。于是,这辆巡逻车便朝着华盛顿街的方向驶去。直到这两名巡警接到了更正后的关于犯罪嫌疑人种族的准确信息时,他们才意识到刚才他们很可能是同真正的凶手失之交臂。事后,旧金山警方根据几名现场目击者的描述,制作了这名凶手的模拟画像。[1]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社会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