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舆论的力量

编辑:指甲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19 02:59:46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戴雪的这部力作《19世纪英国的法律与公共舆论》(中译名《公共舆论的力量》,以下简称《法律与舆论》)即反映了18、19世纪英国法律的变迁与英国公共舆论之间的密切联系。
书    名
公共舆论的力量
作    者
戴雪
译    者
戴鹏飞
出版社
上海人民出版社

公共舆论的力量公共舆论的力量

编辑
[英]A.V.戴雪 著
上海人民出版社,2014年1月
休谟曾写道:“力量总在被统治一方,统治者除了舆论之外再无他法以支持自己。”这恐怕是关于现代国家之合法性最为著名的阐述。但是真知灼见并不直接拥抱幸福与希望。回望历史,高声赞美民众的意见,将其尊为现代社会变革的偶像及道具,可谓20世纪以来最为狂热的社会运动,不料最终成为滋养酷烈极权的沃土。民意是雕刻历史的锐刃,但它也受制于传统文化与生活习惯,隐藏着根深蒂固的偏见与不易察觉的无知,且易被煽动被塑造。《公共舆论的力量》集中论述的是19世纪英国法律与公共舆论之间的关系,其专业程度与论述对象,似乎离我们颇有距离。需回到历史现场,才能惊觉两百年的历史风尘并未将我们与过往的迷津全然隔离。
19世纪是拿破仑战败后新旧世界方生未死的时代,欧洲涌现了各种“主义”,寻求新的社会原则的必要性不可回避,社会主义、自由主义、保守主义以及民族主义,同时在英国交战。而英国史的进程建立在个人主义的基础上,身处意识形态丛生的时代,思想独立、社会开明、政治民主,使得英国人在古典自由的余烬处,仍能辨析制度的善恶,通过法律改革,以规则之变保障社会良性发展。
年轻的穆勒在19世纪初说,19世纪将作为人类精神和整个人类社会体制上的最伟大的革命时代而流芳百世。而年老的戴雪在20世纪初写就的这本书种哀叹,自由若被权力以国家之名所解除,人的价值、尊严与创造力便会随之逝去,国将不国。每个时代都有一些饰演真理的荒诞偏见,亦都需有心护佑一些人之存在的必要价值。制度的存在与变迁,依赖人类的情感与思想。无知并不可怕,燃灯点火即可照明;偏见却强劲有力。若问意念纷杂的转型时代,究竟会塑造怎样的历史?这恰好是戴雪在此书中循循诱导我们去思考的问题。[1] 

公共舆论的力量戴雪关于公共舆论的思考

编辑
早在20世纪初,戴雪的经典著作《英宪精义》就已经由雷宾南先生译成中文出版。[2] 
《19世纪英国的法律与公共舆论》一书收集了作者的十二次讲座。前三讲一般性地论述了英国法律与公共舆论之间的关系。第四至第九讲分别论述英国从1800年至1900年间英国三种主导的舆论潮流对英国立法的影响,分别是旧托利主义、边沁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全书最后三讲分别论述了舆论的逆流与支流对立法的影响、法官造法对英国立法的影响以及立法公共舆论与一般的舆论思潮的关系。值得注意的是,在边沁自由主义灰烬之上兴起的是社会主义、历史主义与民族主义。
戴雪为我们带来的《19世纪英国的法律与公共舆论》不仅是了解19世纪英国的法律与公共舆论之间密切关系的重要途径,同时也为读者窥探宪政自由与帝国统治之间隐秘的内在张力提供了绝好的范本。[2]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文化 出版物